那些温柔的操纵

 53 分钟  2016-12-22 05:57

106秒广告,哥也是醉了!

一个美籍非裔黑人去非洲旅游了一趟,然后他说:我感谢那个当初把我的祖先抓到美国当奴隶的人。如果穷山沟的父母把孩子卖到大城市,孩子长大后的想法又会是什么...

有人贩子不是因为没有公开的儿童买卖,而是正常的领养制度被人为的设置太多限制,领养儿童的双方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

有一天去接孩子(小学生都要排队出校门的),在学校门口听到一个小班长和老师说:“老师解散吧”老师说“为什么呀”小班长说“他们都不好好排队”。——因为有人贩子就要开放儿童“抚养权”交易?那还有强奸犯是不是要开放性交易,不叫卖淫就行了?

不同意儿童抚养权的交易

广告怎么越来越长了呢

罗胖最后的观点 恕我不敢苟同,要知道被拐的小孩 只有很少的得到最好的归宿就是被人买走,还有很多是被砍手砍脚以后被当作乞讨的工具的!!! 再者就是弃婴,一部分是家里无法供养,也有一部分的是先天性疾病那抚养权买卖,人家很少会考虑那种先天性有疾病的孩子的。所以抚养权交易机制,只能解决一部分。也不能保证那些丧心病狂的把小孩拐来用作乞讨,或者是童工。所以要解决这个人贩子和弃婴,不能把人家要买小孩,人家要丢孩子,看作唯一的因。虽然结果一样。我相信一定是更复杂的因。

很多儿童拐卖其实是被拐卖到偏远山区,哪个父母有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那些地方受苦呢?而条件好的人家有大量途径获得孩子,完全不用通过冒法律风险去人贩子手里买到孩子。儿童抚养权交易初衷虽好,但却有很大的不可预知因素,这个问题像一个综合症,并非一味药就可根治,总之贫穷是万恶之源。

儿童抚养权买卖 听上去很美 既然是买卖 就必然涉及到钱 涉及到利润 必须会有二手商 也必然还是存在人贩 说不定更多 因为有政府参与 政府要不要收管理费 要不要收税呢 买家付出的是不是更多呢 那就会产生非法渠道购买。罗辑思维向来逻辑严明, 人贩跟儿童抚养权买卖好像没特别关系吧

用罗胖的理论推导出方舟子非理性,方舟子就知道被狗咬就打狂犬疫苗,如同被狗咬后吃香灰治大病。主动免疫是吧,矛盾不是吗?狂犬嘴里有抗原,咬过人后抗原刺激机体产出抗体。巴斯德狂犬疫苗被狗咬过后注射出产抗体,有效吗?假如狂犬咬人的抗原都不能使人出产出抗体,那么狂犬疫苗就能让人出产出抗体?假如狂犬咬人的抗原使人出产了抗体,那么再注射疫苗有意思吗?方舟子式的嗑唬理性吗?嗑唬病毒感染潜伏期导致了大量恐艾恐狂犬人群,普田系就获利了。方舟子非把螺旋有机混合物的不自主布朗运动说成是有生命的梅毒螺旋体的纤毛划浆式的特征性的自主运动,普田系就是这样在公厕里张帖性病小广告起家再方舟子化洗白发展到网络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