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不连续性

 67 分钟  2016-12-22 05:57

这次课程我在emba班也听过了,大意都差不多,大意就是企业家越是满足于过去成功的经验和模式,在新技术新模式到来之际就越缺乏战略变革的意识和魄力,也就对企业未来的发展越危险,感觉适合一小部分大集团大企业的董事会高层决策者来听课。希望罗胖能够多多出一些适合普通创业者的落地式教程或实用思维,不要把节目做成少数人的头等舱课程。

易学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物极必反,生生不息的循环。而且研究对象时空的发展是有一定的阶段与层次性,如在某对象某阶段低层面的小成功,中、高层面角度看并不一定是成功,不同层次的状态与阶段也是相互影响与主导,您主题推导时建议理清对象层次与时间阶段等因素如对象近景远景、主导矛盾、层面内外因之类,是可以大概看清楚跨越发展一些因果,来对未来的一些预判从而更好的指导当下的操作。一切可以把握就只有当下操作。预判可以有多个结果而可以多个备案而根据对象事情发展本来面目做好当下,不连续性只是你主观的预判与对象的事实发展不符是你观念的不连续性,站在某个层面看你的研究对象不管跨越或缓或急、或兴或衰都会是连续性。

忍不住说几句,第一,观点很独特,一定会为很多人又推翻了几座自己思维的墙。第二,普通话包括英语都有点处理(感冒也好特殊情况也好),使得演讲缺乏感染力,容易打断听者思维(各种飞翔的but)。第三,举例缺乏真诚太套路了,全是500强的翘楚,想想你们以前听的演讲包括成功学的,都是这个套路,结果和观点往出推原因!!!而且由于演讲感染力的缺乏,让人感觉套的太硬,太硬了。第四,还有很多介绍自己时候很多的自相矛盾。第五,由于举例的硬,使得内容缺乏说服力,不过还是第一说的,观点真的很好,共勉之。好吧,节目依然支持,说说自己的感受,不妨碍大家看了,期待下期。

听完两遍,很受益非连续性。让我不必用过往的一点点人生经验指导儿子风华正茂的人生,因为那可能是个最大的错误。李教授可以多替几班,与张泉灵是不同的两种极致,喜欢。

这期李教授讲的接近哲学层面了,所以会有很多人听着很平淡,似乎很浅显的道理。但如果你认为他讲的很浅显,那不是他讲的有问题,而是你还没到达那个高度去真正的体悟到,你只是认为自己知道而已。就像太极,你说慢吞吞的有什么好呢?因为它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李教授已经从浅显,经过了专业,又回归到浅显的这个哲学层面,而我们很多人还在第一个浅显的关口,却以为自己和李教授处在同一高度。

巴特

我是一名建筑师,平生最讨厌不做研究,空谈理论的所谓评论家,无论是建筑评论家,还是经济评论家!和郎咸平不同,视频中的老师去了一年的斯坦福大学,几乎都是听讲座和上课,在社区的图书馆里偶然的读到了一本书,看见了一个观点就能自诩可与爱因斯坦和达尔文的理论相比!人家可是十几年或者是毕生的理论都在研究!没有自己的方法论,没有任何的实际实验过程,空谈所谓非连续性!这些道理难道那些企业家不懂? 口口声声说过去的经验往往不能用于现在,举的所有例子和整个视频的讲述方式全是用的陈旧的思维方式。用一个又一个的失败的例子证明失败,又用有一个又一个成功的例子证明成功!逻辑在哪?读书人而已别总扯上斯坦福好吗?林子大了...

4.举个我这种才学能想到的例子,十多年前各个国际连锁快餐加盟店冲击着我们那个小城市,本地的一些餐饮行业也都按捺不住,纷纷转型,做起了加盟商的生意。统一装修,统一培训,统一管理,看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然而现在呢?不是破产了就是又回到本来的那种一两个店的传统方式上。失败的原因你可以说是进入太晚或企业不能在变化中做出正确决定。那么又回到了对如何预见不连续性和克服变革带来的内外部阻碍的问题上来了。所以问题的关键从来都不是跨越不连续性重不重要(这也是我认为这期很没有养分的原因)。

8.既然对于不确定性的来临无法预知,无法及时做出反馈行为,我的想法就是将大企业拆分成半独立的小团体,用小个体的灵活性和数量优势去试错。企业提供的是平台和资源,构建的是小团体的生态,具体的成长还是看团体自己。这种小团体既保证了有更多的机会触及到不确定性事件(真是别扭,不如就说是改变),也更容易协调内部资源(没有什么既得利益者)。而作为企业本身,也没有损失本来的蛋糕(有一部分团体经营的还是之前的业务),在变革中的创新者发展起来的时候,通过市场、资本说话,更容易去除不适合的成员。(其实整个社会、整个市场就是这么个原理,各个企业就是试错器)

李老师说人类的知识体系是通过归纳法来整合的,其Bag为最大缺陷。我们身处在这个年代颠覆过去知识的速度越来越快。其实李老师也是通过归纳法来整合自己的理论体系,或许是因为这个我会会出现抗拒。我非常认同罗老师开头视频说的那句话,现在我们所诉说的不是绝对的真,相对更贴近当下。 过去的经验可以借鉴却不能当做绝对的法则。李老师所说的都是过去已经出现的知名的案例,其实也是通过经验来归纳非连续性的结论。那么我在想以后会不会出现更奇怪的案例呢,我们现在只能是事后诸葛亮,没办法。纯属个人看法,不一定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