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蚂蚁一起舞蹈

 47 分钟  2016-12-22 05:57

看完这个突然感觉到教育问题的解决似乎也是需要用全局思维和组织变形,以及用不确定性来面对不确定性的思维来解决,以前那种把一个人完整的标准的培养成某种人的教育模式,已经远远不能适应这个瞬间万变的世界。那我们的教育能做什么呢?我认为,我们的教育需要做的是培育基础,把人本身的一些素质和能力提高,让人成为了一个善于学习善于利用各种资源,并且能有全局思维的人,也许这才是我们教育的出路所在。所以我们教育组织本身也需要变形,而变形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让教师回归教师,让他们成为教育大家,而不是成为教书匠

其实组织是可以过得好一点的,但种种原因让这些大组织变得贪婪、变得毫无生气,而且傲慢得令人厌恶,就像诺基亚和苹果都在早些时候有着超强的创造力,那时每一个客户都是带着一种崇拜去购买他们的产品,但是这样垄断性的定价权成就了这些巨无霸的同时也使他们变得贪婪,或许他们的管理者不是没有想到要谦虚一点,但是再一次的创新所花的成本都是股东和管理层的那些老顽固所不能接受的,到了最后降不下来的价格和低创新力所表现出的缺乏诚意让他们的信徒们轰然溃散。

罗胖说的我们惯性的预测依靠的是因果关系,但是还有一种预测是依靠相关关系,也许无法预测沙堆何时坍塌,为什么会塌,这种复杂度也许和社会类似,但是有一点,我们没法收集梅毅力啥的信息,但是人不一样,相反现在火热的大数据概念,谷歌靠搜索量预测流感疫情,亚马逊预测我们的读书习惯给我们推荐,也许不能说我们无法预测,只是我们需要合适的条件,技术,思维和对预测结果的容错程度,不求万无一失百发百中,只求无数的计算中有些能反映事物的发展程度,我觉得个人的崛起 群体效应也是必要条件,光杆司令也不能成事,有群体,就一定有相关关系存在。

现在的罗辑思维 似乎要做一个开源的非系统u盘 集结广大的精英 共同的将这个节目办下去 让更多的读书 让更多的人思考 如果顺利的话 很有可能会成为当代青年的精神聚集地 自给自足 高度灵活 如果说 时势造英雄 那么互联网具有让每一个人成为英雄的可能。再次向罗老师 的这种精神 致敬!

“互联网给每一个人打开了眼界,让每个人还原到沙子的状态。它不再是凝结在一起的土块,它几乎没有任何可建筑性。也就是说,当整个社会由这些分散的,像沙粒一样的人和小组织构成的时候,沙堆实验当中呈现出来的一个逻辑,就可怕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就是在下一刻发生什么,你根本不可能知道。”

其实理工科长期接受的知识,就是“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量化”,理论上来说,是的。但今天的科学,不要说今天了,再发展一百年,可以将一切都量化吗?如果能做到这种地步,那么科学家就能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而艺术家,甚至艺术这个门类,都会被淘汰掉。甚至科学家还可以成为洞悉全宇宙的存在,可能吗?就像我们人的肉眼看不到微生物一样,有的东西你接触都接触不到,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可他就一直在影响着你和这个世界,你谈什么量化?科学只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他不是全知全能的东西。说罗胖这期没逻辑的,其实是觉得一切都可以掌握,都可以量化,没有科学办不到的事,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

#听君一席话#29①世界不可预测性,复杂系统难以用因果思维解释。②复杂系统不可控制,低度控制更具灵活性的组织,让听见炮声的人发布命令后台去支持执行可取。③构建生态系统并从生态系统角度思考个体与组织的关系,我们都是网状结构中的一个节点。④以不确定性对抗不确定性。

之前,在罗辑思维微信语音看到一篇关于牧师与制度设计的文章,就是一个城市要处决一个杀人犯了.这时候一个人惶惶来到教堂向牧师告解,最后全城牧师都知道真想,却不能说出。谁能告诉我这篇文章的关键词啊!急急急 谢谢

罗叔要可耻的匿了么?是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有的不确定性的直觉,所以当每位帝王离开的时候都会想留下与自己统治理念相似的继承者,但是未来的帝国已经不属于他了,或许罗叔想做的就是打开一扇窗,留下一颗种子,撒下一团思想变革的星星之火,不过你要是匿了,“罗辑思维”也就变成不确定的了

强力政治也不是一点不好,中国如果有比较大的反对派,也会陷人叙丽亚利比亚那样深渊,因为美国人天天打破脑壳在想这件事,什么化武就是CIA干出来的事情,借口而已,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谁敢说换党会更好,社会永远是一小部分统治一大部分,永远会有黑暗和丑恶,抨击这些不好的现象是每社会人的责任,当然有时会有付出!声明本人不在任何组织,草根p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