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帽悲观派

 44 分钟  2016-12-22 05:57

居安思危不可吗?工业时代就算是生活条件的改善,那精神上的伤害呢?或者说一战、二战、冷战已是再也不会发生了?悲剧为何被推崇呢?因为悲剧是人类在对待破灭时真正的美好的希望。而真正的喜剧却也是隐藏着深深的哀伤。我看卓别林的影片都是微微心凉。再者,我们想一下能源,假使现有发现的石油是无限的,那么技术何以推动?谁还会去再找石油,谁还会去再寻扎新的能源?反正用不完。正是危机压力下,才会有技术进步与发奋寻找啊。但我也认为这个危机肯定包含着人的不良动机。悲观主义是否有被与危机意思想混淆的呢?或者说乐观主义就没有危机意识呢?我怕逻辑线被导向了。

一,悲观就是傻帽?乐观就是理性?一上来就给扣了大帽子,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认知上的局限?二,人家悲观派说得“省”是指你现在掌握并使用能源的人要节省,而罗胖偷换概念,把“省”说成效率提高和成本降低,导致更多的人能使用能源,从而能源总量提高。但此“省”非彼“省”。三,事实上,人类的未来似乎不可预知,即不是乐观派说的人类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也不是悲观派说的末日论。工业革命也不过是最近两百年发生的事情,而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上也有过不少黑暗的时期。人类之为人类,是因为能利用知识解决问题,继往开来,但如果有某种不可阻拦的力量,比如大冰川期,彗星撞地球,甚至疯子们的核战争,我们的命运又会比恐龙好多少?

老罗这期有点瞎扯,首先对悲观派的定义就是错的,悲观派从不是保守的代名词,举例来说,你认为对美国石油禁运后那些汽车就天然地靠乐观派降低油耗了?正是悲观派对石油资源的预警,才会有提前相关技术的开发,才会有低油耗的汽车可用,如果整天乐观,觉得总会有上帝帮我们想出解决方案来,那才真是毫无进步,悲观与乐观,和保守与开放,并不是固定搭配,而是混搭,相对于悲观派的省和停,傻帽乐观派的危害更大,上一期你不是说了么,上帝只管别人家的事儿,总想着让理性悲观派来为你这傻帽乐观派买单,你真觉得你还活得下去么?

人类正因为有危机感才会不断的前进,不断的解决问题。但是不能因为问题被解决了就否定当时人们的危机感。认为悲观派是傻帽的才是真正的傻帽。悲观导致的绝望派才是傻帽。就像你说的,理性乐观派不是傻帽,但是非理性的乐观派呢?所以我们批判的时候不要单独拿出那一派来批判,比如罗胖批判左派我就觉得有问题,只有极左和极右才应该被批判。至于那些拿政治立场当生意来做的人,无论左右都是机会主义分子。

首先,几百年前的时候世界人口不超过现在的十分之一,人均寿命短,动不动就夭折,灾难造成的死亡自然容易停留在百万的数量级,而几百万人对于当时的人口是不小的比例。另外,战争也不是只有现代战争会死上千万人。七百多年前蒙古人对于欧洲和亚洲的侵略、屠杀和种族灭绝,死亡人数保守估计也好几千万,数百城市遭屠城,包括中国地区在内的不少地方总人口减少过半。战争总是会有,但整个国际社会是在向一个更加有秩序,更加全球化的方向发展。存在能够毁灭文明的武器,不代表这种武器最终会毁灭文明。 //@亚特兰迪9182:谁不想乌托邦的生活,但是我个人有点悲观派的意思,从各个方面来说吧,先说人为的灾难吧,过去就算是一个暴君的危害也

不得不说下罗胖:正是因为在过去末世观念的压迫下,以及在这种压力下前端的技术人员的努力下带出来的技术变革,才使现在各种现象在我们普通民众眼中能表现出乐观的态度,如果没有这样的压力,放开阀门,也许现在过去的末世预言就会发生。举个例子,10年前一个100瓦的电灯和现在40瓦的电灯的亮度是差不多的,现在大功率的电器的耗能都大幅度降低,如果没有压力,中国电费可能就会取消(多烧煤发电啊)各种节能的电器就不会出现(没有市场);如果还不能意识,那说个数学问题 1+1+..+1--》无穷,而1+1/2+1/4+1/8+..+1/2n 永远都达不到2 这就是极限;所以不要被末世言论所吓倒,但是也要正视末世言论

感觉罗胖子这期讲的太片面,资源之所以探明储量越来越多是因为测量技术开采技术等等提高的结果,肯定会有用完的一天啊!就因为今天这发现一堆煤矿那发现一块油田就大肆使用?还有污染啊,什么的,怎么可能这么乐观,英国等发达国家把高耗能企业高污染企业搬离出本国给发展中国家而已,你现在不去检测控制,等爆发灾难了再去处理肯定就晚了太多太多了!中国现在就是受害者,有些污染企业是无法避免的,除非你牺牲现在的生活质量,太片面了。

谁不想乌托邦的生活,但是我个人有点悲观派的意思,从各个方面来说吧,先说人为的灾难吧,过去就算是一个暴君的危害也不过是死个几百万人,现在呢?稍微有些能力的人,如果恶意想法,足以害死几百万人,而有强大势力的人有恶意想法,就可能对整个人类文明产生巨大灾难。 再说战争,过去打的再狠顶多灭国千万级伤亡的战争有吗?,而现在,别看战争不多,那是一战二战巨大伤亡数据让人们知道的现代战争的恐怖,再加上核武的巨大威胁,大国的冲突都很压制,用爱因斯坦的话来说第三次世界大战足以毁灭整个人类文明,因为人类掌握了毁灭人类文明的武器。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悲观论对未来的预测实际上是还是相当准确的,正是有了悲观论才让我们去注意那些应该注意的地方。很简单的例子就说人口,就像罗胖说的悲观的都是傻冒,那国家还执行什么计划生育,还弄什么杂交水稻干吗,你真的确定如果当时乐观的对待人口问题让人们想生就生,以当时的中国国力真的可以养活的起吗。正是对未来的悲观意识才让政府强制实施了计划生育。悲观没有错,至少对未来有所准备。

其实不难简单的说前人错了,当时的人看见当时的社会状况也会作出相应的评论,他们的评论也许很激烈很悲观,但我们不能因为时代走到了今天就说他们错了,正是有了他们的批评,当时的人才认识到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并作出改进,才会有今天。乐观派不是因为乐观就放任事情发展,而是因为乐观所以能保持积极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法的态度,再困难也不放弃,从而推动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