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之花朱棣

 62 分钟  2016-12-22 05:57

我就觉得剐了3000个宫女的是扯淡,一天剐一个要8年多,不腻吗,永乐一共才20多年,每天都看,好有时间啊。剐3000个宫女,估计文官早炸了。还有上哪找刽子手去,你以为剐刑是砍头那么简单吗,正经技术活啊。

朱棣干的的事已经出离了一个人的标准,禽兽也没有他那样!

看了这期我终于明白了佛家为什么总强调因了

凡夫畏果,菩萨畏因。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句话真的很好,也是这期罗胖要表达的东西,但为了表达这个理念,罗胖就变的有点不客观了,黑朱棣也是黑的遍体鳞伤。两个观点,一、朱棣诛十族,正史并没有记载,大多也是野史在说,当然你非说野史也算,还能勉强说的过去。二、杀3千宫女每次都去看,就有点太扯了。要知道剐刑在古代不是谁身上都用的,犯叛国罪之类的极其大罪才用,剐刑还要千刀万剐才杀死你,从身上一片片肉割下来还要让你不能死掉,这个技术是高级技工才能完成,这种人才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做的,会做的也应该是非常少的,能集齐10这样的人才也是很厉害了,怎么可能剐3000人,朱棣还要每天去看。

没有话语权?那杨廷和为什么可以强势到选择正德皇帝的继承人嘉靖,张居正可以当面训斥万历皇帝。汉代政治制度下相权够大吧,汉武帝杀丞相比杀鸡还容易。所以根本不能简单的下定论,权力的关系永远是动态的,封建王朝是人治化的,表面上的制度在实际运作中会出现种种异化,还是要具体分析历史的真实情境。简单粗暴的对一件事物下一个教科书式的结论并不能有助于理解历史。 //@wgm2008:差别大了去,明朝以前宰相是有一定话语权的,明代以后首辅的意见皇帝没有任何尊重的必要,而首辅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迎合皇帝。

你的辩证的看法挺有意思。之前罗胖说的“不得已而为之”的观点我挺赞同,让人们从人“生而为人”的局限性上去理解另一个个体,理解一些人做出一些事的不得已。但是我觉得善恶的标准还是有的,那就是主流的道德观念——某个时代的某个范围内大部分人所认同及遵从的规范。如果有一些事情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说清善恶,那就是善恶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清晰,它们处在善与恶的交界处,处于灰色地带。但是,大善和大恶还是明显可以区分,并且必须区分的。朱棣一开始的篡权夺位,处在当时的社会中,它就是很明显的恶,而且这里并没有所谓“不得已”,找不到任何可以开脱的理由——因为他有选择,他可以选择不做这件事。//@银翼司令吧:我比较认同罗胖之前

朱棣的很多传闻是假的,史料都可以证伪,甚至明史自己里面很多记载都可以证伪,最典型的例子是到万历超,方孝孺的后人跳出来了,你都株10族了,哪里还有后人哦,收衣冠冢的人又哪里冒出来哦。

很多人批判,但我挺喜欢,这个节目主要讲的是逻辑,不是历史,所以大家就不要再抓住历史怎么样不放了,历史本来就是不太靠谱的东西,真实与否全靠前人记载,我们无法还原当时的历史场景。而且每一朝每个皇帝都会修改史料,完全就没有可靠性,很多都是一代一代传的,传下来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了。就拿现代来说我们所学的历史吧,呵呵,也许在这种教育下再过上百年,可能后代真就会觉得是书上写的那样。

我比较认同罗胖之前说过的一个观点,即人间事,无谓好坏,皆是“不得已而为之“。个人觉得这个观点更适合本期节目,比所谓”善恶自生长“更本质,更深刻。假设善恶有源,则皆始于”不得已“。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为恶之后,自然是身不由己,一错再错。然而,其实在起心动念之前,便已身处牢笼之中,从善或从恶,皆缘于自身基因、背景、经历、所处情境及由此产生的各种心理状态和社会关系。善恶之念,在很大程度上并非个人意志所能左右。因此,善恶忠奸、天堂地狱、畏与不畏,皆在因果之中,凡夫菩萨概莫能外。罗胖既然表示劝人改过,弃恶从善,多为空话,又何必劝人莫行恶事,以免不可收拾,岂非自相矛盾。

查了一下,罗胖说的朱棣剐三千宫女的事见于朝鲜史料《李朝实录》,只是不像罗胖说的那么简单,是分为两次,第一个只杀了几百,第二次本来是审查宫女和太监通奸的事,结果给审出要毒害他的事来了,于是朱棣怒了,下令凌迟,自己甚至还亲自操刀。其实明朝也有几个比较仁义的皇帝,但都命短,比如建文帝,朱高炽、朱佑樘以及玩儿皇帝朱厚照,朱厚照胡闹是胡闹,但是对于权力却能做到隐忍,他在位时,很少杀大臣,很多言官沽名,批得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然后就准备死,谁知道他想了想,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搞得那个大臣哭笑不得。